当前位置:中工网企业频道媒体时评-正文
国企疑难杂症的“诊治专家”
http://www.workercn.cn2012-09-29
分享到:更多

  1991年7月,刘敬桢怀惴着梦想迈出了大学校门。他的梦想是“有房住,别下岗”。如果可以更奢侈的话,他还想有辆自行车骑。20年过去,刘敬桢已成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总裁助理、中国海洋航空集团董事长、中国机械工业建设集团董事长,国企的带头人,更多的责任是让别人不下岗,有房住,活得更体面。他做到了。

  在中国机械工业集团,刘敬桢以“硬气”出名,敢挑重担,能解难题。他曾担任过13家企业的“一把手”,很多领导这样评价他:“敬桢到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火。”

  本事要过硬

  2005年底,中国机械工业集团决定重组所属6家企业,成立中汽国际。在“一把手”的选择上,集团领导慎之又慎:这6家企业历史复杂、人才流失多,且多家严重亏损,如果带头人选择不当,很有可能导致重组失败。大家最后把目光集中到集团人力资源部副部长刘敬桢身上。之前,他已两次临危受命,让机电广告、汇东科技重现生机。

  面对这个意外又“烫手”的新职位,本有更好选择的刘敬桢说:“我服从组织安排,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要让这个企业活下去,而且要活好!”

  公司发展战略规划和业务的重构关乎企业道路的选择。这是生死攸关的关键性问题。重组之初,中汽国际只有一个北京车展业务维持生存,但也几近出局。在一片迷茫中,刘敬桢提出必须打破原来展览公司的单一定位,要走“业务多元化、市场国际化、投资产业化、经营品牌化、管理集团化”的长远、持续、稳健发展之路。

  在把北京车展办成全球五大A级车展之后,中汽国际将触角深入到实业投资业务中。查特中汽填补了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整车生产的空白,智德真空则拉近了我国在干式真空泵领域与发达国家的距离。最令人称奇的是,中汽国际还得到了印度的电站项目。

  2006年,刘敬桢敏锐捕捉到印度大力发展电力的商机,决定进军该市场。这仿佛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印度市场以风险大、复杂难进著称,一些老牌电力企业都无果而终,一个要人没人、要钱没钱的展览公司拿什么开拓市场?然而,中汽国际做到了。

  面对精明的印度客户,在谈判桌上,刘敬桢鏖战7天7夜,一个条款一个条款地争取。在谈判桌外,他3天拜访了十几个客户,一个客户一个客户地争取支持。在这场硬仗中,他平均每天睡眠不足3小时。直到启程回国的一刻,他才发现来印度这么多天了,竟然没有好好看这个文明古国一眼。

  2006年7月,中汽国际与印度一家冶金公司签署了自己的第一个电站项目合同。

  2010年10月,刘敬桢离开中汽国际,出任中国海洋航空集团公司董事长。在中汽国际5年间,他交出了“利润总额等主要经济指标连年翻番,主营业务收入增长14倍,净利润增长43倍,净资产增长7倍,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累计高达552%”的奇迹式答卷。他续写了“救火队长”的传奇。

  品德要过硬

  国企是老百姓的企业,光能干不够,还得有操守。

  中汽国际一年在全世界有上百场展出。参展单位为跟组织者拉关系,返点、送礼花样百出。可是,刘敬桢对此一概拒绝。在中汽国际任职期间,他没有推荐过一家参展商、服务商。另外,公司房地产项目开售,他也从来没有买过。“古人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如果我推荐了、买了,即使没有什么违背良心的地方,人家也会怀疑。因此,我就干脆离得远远的。”刘敬桢说。

  2010年和2011年,他分别担任中国海航董事长和中机建设董事长,两个集团公司都按规定给他配一辆新车。按规定和级别,这无可厚非,但他坚决不让买,至今依然坐着一辆从中汽国际带过来的普通旧车。他出差多,每次出差都是能坐火车就不坐飞机,坐飞机坚决不坐公务舱或者头等舱。

  作为董事长他有很多应酬,但他做到了公私分明,从来不以公司领导的身份在单位报一张发票,从来没有额外的费用报销。有一次,大学时期的老领导来看望他,住在中国海航自家的宾馆。等老领导走后,刘敬桢自己掏腰包,将2000元食宿费交到总台。一位同事看不下去了:“这确实是共产党员应该做的。可是,你不能这么做。你想想,如果你的老领导知道了,他还会再来么?”刘敬桢回答说:“我就是这样。”

  人们对刘敬桢的认可还体现在这里:2000年~2003年,他在中国工程与农业机械进出口总公司当中层干部和子公司总经理时,连续4年年底考核第一。2004年,在中国机械装备(集团)公司任人力资源部(党委干部部)副部长兼干部管理处(干部处)处长时,年底中层干部考核第一。2009年11月,国机集团对他在中汽国际4年任期进行考核,其民主测评优秀率达到100%。

  刘敬桢倒无漂亮话讲。他说:“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们,做人做事无愧于心。既然我是个‘大家长’,我的责任就是让大家过好,却没有权力多拿一分一毫。”

  不过,面对家人,刘敬桢心存愧疚。有开不完的会,出不完的差,他很少有时间和家人在一起。2009年5月,父亲患癌症住院。在最后的日子里,刘敬桢仍然放不下手头的工作,唯有晚上守在老人家的床前。当父亲最终不治离去,满腔的悲痛压在这个东北汉子心上。他每天晚上仍去病房待着。尽管那里已经看不到父亲的音容,可是那里还残存着一点熟悉的气息,也许这样才能稍稍抚慰这个孝子愧疚的心吧。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