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旅游频道精品解读-正文
乌镇之变:看千年古镇如何焕发时代光彩
http://www.workercn.cn2017-08-16来源: 浙江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清晨薄雾笼罩,乌篷船咿咿呀呀划开水面,用质朴的黑白两色,在历史画卷上描绘着一幅独特的风景:

  船上的游客点开手机,连上WiFi,周边的小店一一在屏幕上定位。“我要去看总书记光顾过的筷子店,再去吃一碗‘马云羊肉面’……”笑声传得很远,让白墙黛瓦充满了生气。

  乌镇,这个有着1300多年厚重历史、曾一度破旧落寞的水乡,不仅寻回了昔日荣光,更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成为魅力四射的世界知名小镇。

  日前,我们再次踏访这个传奇小镇,寻访她独特的发展保护之路,感受她“来过便不曾离开”的魅力渊源。

  旧与新

  白墙黛瓦间的古镇秘密

  走在乌镇景区,青石板路悠长静谧,旧式箍桶店、烧饼铺、酒作坊……旧时光里应有的场景依次铺开。

  一眼看去,这是江南常见的古镇。然而走近了,你会察觉到不同之处。抬头不见电线电缆、低头难觅水管槽道,连空调外机都用木条层层包裹,难以发现这是一个“不和谐”的存在。

  “我们最大限度尊重历史、还古镇原貌。”55岁的张建林,乌镇前任镇长,2001年调到乌镇,一干就是10年。他向我们揭开了古镇的秘密:你看到的“破旧”,是我们追求修旧如旧、以存其真的效果。

  作为土生土长的桐乡人,张建林见识过乌镇“真实的破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乌镇,屋旧人稀,破败凋零。当时进镇的路很差,河水又黑又臭,大批古建筑濒危。

  文学名家木心曾痛心地描述故乡:“这是死,死街……使我不以为是目击的现实,倒像是落在噩梦之中……”发出“永别了,我不会再来”之叹。

  然而,木心不曾想到,他本想“永别”的家乡,在1999年迎来“新生”。那一年,桐乡市决定实施乌镇古镇保护与旅游开发工程,组建乌镇古镇保护与旅游开发管理委员会、乌镇古镇保护与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一套班子两块牌子,推进保护工程和旅游项目开发。

  被任命为管理委员会主任和公司董事长的陈向宏,提出了一个口号:“一样的古镇,不一样的乌镇”。可当时周庄已开发了12年,西塘开发了6年,这个“不一样”何其不易。

  乌镇的老人都清楚,改造是从拆除景区旁五层楼高的百货大楼开始的,这种拆新房的怪事,在当地居民看起来匪夷所思。景区还从全国各地大量收购废弃的古桥、家具等旧材料。“以前为了方便骑自行车、摩托车,把石板挖掉改成水泥桥,现在居然花钱买旧石板,重新改回石拱桥。”一位老乌镇连说自己“想不通”。

  “光收旧石料就花了几千万,很多居民不理解,把气撒在陈向宏身上。”张建林告诉记者,乌镇在开发西栅时提出,统一规划、搬迁、管理。“当时,有人觉得保护历史街区不必这么兴师动众;有人认为别人都是建设新区,乌镇怎么把钱花在老房子上……”这类争议不绝于耳。

  张建林坦言,如果没有桐乡市委、市政府的决心和坚持,在当时全国各地都对老街区大拆大建的背景下,古镇保护可能就此搁浅。他还记得,一位市领导曾说:“哪怕不做旅游,从历史遗存的保护角度,从尊重文化遗产的角度,政府就应该做这个事情。”

  12年前,也是个骄阳似火的夏天,一个人的到来,给焦虑不安的乌镇干部和百姓带来了舒心和清凉,更给乌镇的未来带来了生机和活力。 (下转第四版)

  2005年8月3日,习近平同志来到乌镇调研。临走时,他鼓励乌镇干部克服困难,坚持“以保护历史遗产来开发旅游”的发展理念不动摇。在浙工作期间,习近平先后5次走访乌镇,为古镇发展呕心沥血、精心谋划。

  随后,乌镇西栅景区开发历经4载,耗资10亿元,买断原住民的民居产权,用了9个月时间,将1000多户人家悉数搬至西栅外。乌镇的保护与发展由此驶入快车道。

  今天,当“一样的古镇,不一样的乌镇”展现在人们面前时,当年不绝的质疑已变成不绝的赞誉。

1 2 3 共3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