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旅游频道精品解读-正文
市花月季一次海选不觉30年 为什么是姊妹花?
http://www.workercn.cn2017-08-16来源: 北京晨报
分享到: 更多

  立秋之后,咱北京大概能见到的花儿,只剩下丛丛月季了。二三四环上,月季连成串,宛如城市项链,月月有,开不败,是北京的美化颜值担当。而今年,刚好是月季成为“市花”的第30个年头。

  上溯30年,300年乃至3000年。一路走来,月季无言,彰显的却是无法阻挡的世界文化融合,还有中国人追求美的锲而不舍。

  养花的人

  他培育出“北京小妞”

  现如今,北京市可见到3000多种月季,基本一年三季都开花。而有些月季干脆就是北京籍贯,比如“富贵”、“北京小妞”、“凯歌嘹亮”,它们的“父亲”就是天坛公园的月季大师李文凯(下图)。

  55岁的李文凯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一些,而且满口的牙都掉了。他解释说,是进行辐射诱变育种时,经常接触辐射源,影响了健康。要在北京培育出“中国月季”可不容易,至少得过10多道关。“最难的是抗寒、抗旱和连续开花,月季‘馋’得很,对温度、湿度、肥料、浇灌、花控等也很挑剔。”李文凯说,养花比养孩子上心。

  一看叶子就知道是什么花,这是李文凯的绝活;想要花哪天开,它就会在哪天开,这也是李文凯的绝活;北京奥运会期间,李文凯团队养殖的月季花成为奥运火炬传递的“警戒线”。三伏天,百花杀。让成千上万盆品种多样、自然花期不同的月季在三伏天里定期开放,并且还要开花量多、株型饱满、高矮一致,这对于天坛公园乃至李文凯都是一大挑战。他提前3年就忙活上了,把花期不适合夏季的品种一一淘汰,才使得天坛月季在奥运会期间如期绽放。

  今年李文凯退休了,他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我刚来的时候,师傅介绍说,这个品种叫‘伊丽莎白’,这个叫‘亚利桑那’,这个是‘摩纳哥公主’……我就纳闷,怎么就没有一个是中国名字呢?唐宋时期咱们国家种植月季就已经很普遍了,白居易说‘晚开春去后,独秀院中央’;杨万里说‘只道花无十日红,此花无日不春风’,说的都是月季。我师傅当时特无奈地对我说,月季是原产咱中国,可惜这些年重视不够,都流落到海外去了,成了欧美、东南亚国家的特有品种。听了这话,哎呀,受刺激,当时就下了决心:我得给它夺回来,夺回来,这辈子就没白忙活。”

  选花的人

  参与 自发地评红点绿兴趣盎然

  “京城无处不飞花”,但哪种花有资格获此殊荣呢?这个问题着实令人纠结。北京日报1984年4月14日刊发《“杏花村”随想》一文,道出了人们的心声:玉兰虽美,可不到春分就快谢了;荷花虽好,又难得挺过寒露;百态千姿的菊花,倒是能把秋尾冬头系到一块儿,可又不到入秋不咧嘴儿……至于桃花、梨蕊、槐串儿,在一年“二十四番花信风”里,似乎都那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就难怪那天一位友人随口问了句“要给北京选‘市花’,选什么好”,大家一时竟没话了。

  1985年北京日报等媒体开展了首都市花、市树的讨论,先后收到来信来稿近3000件。1986年全市中学生开展了“热爱首都青少年评选市花市树的征文竞赛”活动,收到推荐文章5000多篇。

  那时候,读者经常向报刊反映,或直接给市政府写信,要求尽早选出适应北京地区气候条件和自然环境,与文化古都地位相称,能体现首都人民精神面貌的市花、市树。

  虽然事情过去了30年,78岁的天坛公园前总工程师徐志长却记忆犹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北京市民种花、种草、植树,爱花爱树已蔚然成风。而月季花最常见,不娇气,常开花。大家都喜欢,都说它是花中劳模。那些年,天坛游客乌泱乌泱的,都是来看月季花的。”

  徐志长告诉北京晨报记者,选市花是北京市民的自发之举,是大伙的热情所致。当时,天津、西安等50多个城市都已选定了市花,唯独首都北京的市花没有着落。在这个大背景下,安居乐业的京城老百姓议花谈树、评红点绿,自发地讨论市花市树,兴趣之浓,出乎意料。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