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旅游频道欧洲-正文
慕尼黑
慕尼黑 阿尔卑斯山北麓下的明珠(图)
http://www.workercn.cn2017-06-26来源: 山西日报
分享到: 更多

  德国·慕尼黑德国南部阿尔卑斯山北麓伊萨尔河畔

  卡尔门前。

  新市政厅

  之前认识慕尼黑,仅知道她强大的工业实力,是德国的第三大城市,是巴伐利亚州的首府。但当真正走进这座城市,却发现她的魅力远不止于此。这里有一年一度的啤酒狂欢节,全世界的啤酒爱好者都为之疯狂;这里有著名的宝马汽车博物馆,任何汽车爱好者都无法拒绝他的吸引;这里还有热情奔放的足球盛会,热情的球迷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知音……

  据说,7月的慕尼黑是全年最热的月份,我们的火车还有40分钟就要到达慕尼黑中央车站了,我用手机查了一下气温,只有20℃。

  这次和爱人来慕尼黑,除了感受这座古老的城市,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探望爱人的好友李女士。快要见到李女士前,爱人介绍这位李女士可不简单,就读于慕尼黑工业大学,学习工业设计。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及这座大学。慕尼黑工业大学是享有盛誉的世界顶尖大学,是“柴油机之父”狄塞尔等著名科学家的母校。迄今为止,该校已培养出20位诺贝尔奖得主。

  【一】

  从慕尼黑中央车站出来,一看表快上午11时了,我们见到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李女士,个子不高、长发披肩、圆润的脸庞,看上去十分喜人。李女士迎上前来和爱人一个大拥抱,她建议先去新市政厅,再去吃饭。

  大约10分钟路程,我们抵达了新市政厅广场中心,我被那里的人山人海吓到了,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大家拿着手机、相机,全都45度仰望天空。顺着人们的视线望去,才发现是新市政厅的木偶时钟在随着音乐跳舞。原来每天的11时、12时、17时这里都会有音乐响起,上下两层的木偶时钟会随之旋转。据说1516年慕尼黑发生大鼠疫,全市有几千人丧生。52年后,威廉五世公爵为了恢复和重振慕尼黑,便在这里举行大婚庆典,慕尼黑从此恢复兴旺。人们为了纪念这次驱赶“衰气”的大庆典,便在新市政厅钟楼的五六层上设置了木偶报时钟,仪式共持续10分钟。这套表演装置遂成为慕尼黑艺术工匠的垂世名作。

  沿着斯巴卡斯大街,转角处街面上一栋黄色大楼很有气势,一层橱窗可以看到烧烤中的猪脚,门口黑板牌上还画着一只小猪。李女士介绍这是海恩斯博尔餐厅,这里的考猪脚、白熏肠很好吃,这家餐厅游客不多,一般慕尼黑当地人喜欢来。

  海恩斯博尔餐厅的工作人员既专业又热情,很快我们要的东西都上齐了。德国猪脚先炸后烤,表皮酥脆、香味诱人,但肉质却一点也不干柴,吃起来肉汁丰富,呈现不同的口感层次,完全没有腥味。餐厅的白熏肠也十分好吃,我们吃肉喝酒,大快朵颐。

  【二】

  据介绍,慕尼黑是一座不大的城市,沿斯巴卡斯大街行走3分钟左右,到达慕尼黑旧市政厅楼下,穿过旧市政厅钟楼下的拱门,就来到玛利亚广场,这里不大,人却很多。距离我们最近的是鱼泉许愿池,要想拍纯粹的景点是做不到的,鱼泉许愿池基本成为游客的石凳,周边都是围着拍照的人。

  下午1时30分左右,阳光几乎直射,拍摄慕尼黑新市政厅正好,可惜地方狭小,镜头装不下这座庞大的建筑;玛利亚广场中心的玛利亚圆柱十分漂亮,逆光情景下我们也只能取其背影咯。

  由于舟车劳顿,李女士把我们送回酒店休息。一觉醒来,我们觉得在玛丽亚广场行程过于匆忙,决定再去一趟,顺便把晚餐问题解决掉。

  从酒店门前的马斯施特勒大街东行,经过慕尼黑地方法院来到卡尔门,卡尔门是1285年至1347年修建的慕尼黑第二城墙的一部分,也是该市三个幸存的老城门之一。

  卡尔门前的喷泉广场围坐了许多人,不知是等待夜晚的演出,还是在等待喷泉的喷发。见拱门下人群熙熙攘攘、进出不断,禁不住趋步往前。原来拱门后是一条繁华的步行街,街道两侧商铺林立,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街角巷尾喷泉水池等僻静之处,被游人当作休憩场地。

  【三】

  走到这里,我对自己所在的地理位置已经心中有数,前面可以看见圣母教堂双塔的两个绿色塔顶,我们正走在通向玛利亚广场的考芬格大街上。

  随着人流,我们又来到了玛利亚广场,高大的新市政厅虽然只有100多年历史,但暗褐色的外表显得比慕尼黑旧市政厅历史还要久远,其实追根溯源的话,后者始建于十四世纪。

  顺着旧市政厅楼下的街道走出玛利亚广场,圣神教堂迎面而来,夕阳下,绿色的塔顶更显钟楼的庄重挺拔。圣神教堂是1208年由路德维希一世建立的圣神救济院,也是慕尼黑现存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漫步于小巷之中,不经意间走到了慕尼黑皇家啤酒屋前。晚8时正是欧洲人的晚餐时间,没想到啤酒屋前排队就餐的人并不多。我们决定在此享受晚饭。走进餐厅,里面宾客满座,人声鼎沸,来往的人流挤满了过道,乐曲声中服务员还不时地同客人互动,欢乐的气氛充满整个空间。但是各家餐馆在外面吃饭的客人们却平静似水,天色已黑,明月升起,街灯下人们围坐一桌,悄声细语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

  慕尼黑是个充满奔放激情和生活气息的都市,就像巴伐利亚耀眼的阳光一样熠熠生辉。走在街上,风中飘荡着民间艺人弦乐四重奏悠扬的音色,成群结队的年轻人拎着啤酒瓶,老人们则互相搀扶着出入教堂。我没有办法形容我对慕尼黑的喜爱,它就像那个突然冲进我相机镜头非让我为他拍照的小伙子一样,周身散发着不可抑止的活力与热情。

  本报记者 王少斐文/图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