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旅游频道旅游资讯-正文
不能被遗忘的岛屿
http://www.workercn.cn2014-03-31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到: 更多

  东海之水苍茫雄浑,层层叠叠包裹着座座岛屿。

  我所工作的海岛乡,辖区由三十多座大大小小、有人或无人居住的岛屿组成。如同民族大团结,相互簇拥在东海之中。其中,有座岛屿被称为披山岛。

  说实在的,披山岛是人们不愿也不想登上的岛屿。她距离陆地栈头约十多海里,海路漫漫,沿途历经鸡冠山岛、大鹿岛、洋屿岛等诸多岛屿。原本途中可欣赏海、礁、滩、岩景之美的,却因愈到外海浪涛愈发汹涌,舟楫摇摆不定,乘者要承受颠簸之苦,更有晕船者,难免“钓黄鱼”。因此很多人不愿踏足至此。

  披山岛是乡辖行政村的所在地。我因为工作关系,曾五上披山岛。披山岛的码头,呈环月形。我习惯顺着码头,绕着海边,沿着这条半月形的村道向上前行。目之所及,均是郁郁葱葱、密密麻麻的木麻黄林。这种酷似松针树的耐热耐旱耐湿的常绿乔木,遍布披山岛的角角落落,覆盖了整座岛屿,能够抵御台风飞沙等恶劣天气的侵袭,为披山岛撑起了一座绿色的安全屏障。若到秋冬时节,木麻黄树掉落下来的松针般的枝叶焦黄干燥,像是下了一层厚厚的针叶雨。这是农家用来炊食的好材料,但是现在披山岛居住的人越来越少,弃之不用,所以铺满了整个山坡,似给披山岛披上了一层绵厚的褐色毛毯。沿路两边的房屋,已少有人住,更不必说翻过山背的回头岙等其它自然片了。石头房有些已经断垣残墙,即使是稍微齐整些的房屋,也是门窗紧闭,午后的阳光懒散地斜射到石墙上,显得沧桑而又荒凉。

  披山村如今只有六十四户一百六十四人,而且大多数人搬迁到陆上定居生活,只遗留十数位老人坚持住在岛上。乡卫生院的医师一年两三次上岛为他们送药巡诊。岛上除了自建小水库、储水山洞蓄水,满足用水需求外,最缺的是电。岛上一台柴油发电机只能提供晚上几个小时的用电。被城里人极为珍视的山坡地就大量的空闲着,牛羊三三两两地散养在那儿,无人打扰,不必有任何的担忧,悠闲地啃着青草。除了乡村干部上岛开展工作,少数垂钓者上岛满足自己的爱好外,披山岛已很少有人问津,这是一个快要被人遗忘的岛屿。

  披山岛真的能被遗忘吗?至少历史不能被忘记。披山在明代称作邳山,曾沦为倭寇出没之地。明嘉靖四十年(1561)夏,戚继光部将胡震在此地率水师撞翻大倭船一艘,毙寇数百人,史称“邳山之役”。明代末叶始有人上岛定居。这座岛屿与祖国宝岛台湾相邻,与邻邦日本一水相隔,距离钓鱼岛也很近。据渔民们说,渔船从披山洋出发,只需驶行一日一夜,就能到达钓鱼岛。可见,这座我国东海远端的一个岛屿,地理位置多么重要啊!

  披山岛大洋无际,水深域阔,海碧天蓝。周围海域因受洋流和大陆沿岸流水系交汇影响,海洋生物资源相当丰富,不能忘记这曾是著名的渔场。渔业繁荣时,披山渔港面积约十一万平方米,可泊渔船四百艘。而今,我站在岛之山顶,遥望四周烟波浩渺,回想起千帆竞发,百舸争流,鱼虾满仓的情景。眼前却只能看见洋面上稀稀落落游弋着数艘就近张网捕捞小海鲜的小舢板,偶尔路过的满载油、沙的货船,或从舟山渔场或更远的东海洋面“凯旋”的大吨位钢质渔轮了。

  徜徉在披山岛,欣喜的发现有了新的变化。岛上搞起了家禽家畜规模养殖,销路通畅。披山岛岩礁众多,生长着味道鲜美的岩螺,采摘下来可作为餐桌的美味佳肴。披山岛前的上浪珰岛和下浪珰岛之间,形成风平浪静的港湾,养殖着珍贵的海参。披山岛绿被披垂,风光旖旎,吸引了一批游客慕名而来。昔日荒芜的海岛,逐渐热闹起来。

  我每次踏上披山岛的码头,总会看到浙江省人民政府于2011年10月矗立起的披山岛岛标,犹如来到了国门,一种与祖国休戚与共的自豪感,自然而然地涌上心头。要坚信,即使是远离祖国大陆最偏远的岛屿,那也是东海一颗珍贵的明珠,不能被遗忘更不能被遗漏。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详细内容_页尾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